產業城市資訊

Industry & Urban Info

[澎湃新聞網]

陳德銘談蘇州工業園區模式:核心問題是人才

發布時間:2016-06-10

      6月7日晚,全國政協常委、海峽兩岸關系協會會長陳德銘應邀在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,做了題為《全球經濟規則重構與“一帶一路”倡議》的專題講座。
 
 
(全國政協常委、海峽兩岸關系協會會長陳德銘。)
 
      講演持續一個半小時,外加一個小時互動。在活動超時結束后,依然有觀眾不依不饒地跟著他,希望能夠進一步交流。
 
      陳德銘在講座開篇即談到,今年6月到9月是觀察世界經濟未來走向的重要節點,也是重要風向標的觀察期。
 
      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、即將在杭州舉行的G20峰會、英國是否會脫歐、美國六七月份會不會加息、國際海牙法庭所謂的判決,以及中國自己面臨的經濟下行風險、“三去一降一補”成效等,都是這個觀察期內的重要信息。
 
      他從剛剛召開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圓桌會議談起,從多邊貿易體制的困境、區域經濟合作的興起兩個視角介紹了全球經濟規則重構的背景,闡釋了金融、服務貿易、政府采購、知識產權等熱點領域的規則重構,并對中國發出“一帶一路”倡議的背景、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“五通”結構、核心理念和重點領域進行了講解。
 
      現年67歲的陳德銘任職經歷十分豐富。
 
      1997年至2002年,陳德銘在蘇州任職期間,正是蘇州經濟異軍突起之際。
 
      在中國與新加坡合作項目蘇州工業園區碰到矛盾和問題時,他曾參與歷時一年多的談判與磋商。中新雙方最終在1999年6月達成并正式簽署諒解備忘錄,蘇州工業園區也從此走上快速發展的道路。
 
      從2000年6月起,陳德銘的職務經歷了蘇州市長,蘇州市委書記,江蘇省委常委、蘇州市委書記等變動,但其始終兼任蘇州工業園區工委書記,直至調離江蘇。
 
      2002年5月,陳德銘調任陜西省委常委、副省長,之后出任代省長、省長。4年后,陳德銘出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、黨組副書記(正部長級),僅一年半時間后,他又調任商務部部長、黨組書記。
 
      2013年3月,時年64歲的陳德銘卸任商務部部長一職,當選全國政協常委。次月,他經海協會第三屆理事會第一次會議推舉為海協會會長。
 
      因為陳德銘的豐富任職履歷,講座現場觀眾的提問也顯得“五花八門”:從TPP(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)、PPP(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)、中國企業走出去,到國有企業改革、鋼鐵去產能、蘇州工業園區經驗復制、兩岸關系……
 
      面對提問,陳德銘“來者不拒”。
 
 
(蘇州工業園區俯瞰圖。 紅網 圖)
 
      談TPP:不要把世界的關系看成就是兩個國家的博弈
 
      有觀眾提問,由美國主導的TPP是否是針對中國,是否在架空APEC?
 
      陳德銘說,我不認為TPP完全是美國針對中國的,我們不要把世界的關系看成就是兩個
 
      國家的博弈,我們之間有很多合作和管控的。
 
      作為當時的參與者,陳德銘回憶,美國方面曾向其他國家表示,中國參加要等他們談好了以后,因為“中國現在很強大,是躲在螞蟻背后的大象”。
 
      陳德銘認為,TPP并不完全是針對中國,因為TPP里面的12個成員,有8到9個跟中國有FTA(自由貿易協定)了。“所以國內各種輿論評價TPP對我們(負面)影響的時候,我覺得評價過于嚴重。”
 
      談蘇州工業園區模式:核心的問題是人才
 
      有觀眾提問,蘇州工業園區的模式能不能在中西部推廣?
 
      陳德銘笑著說,“蘇州工業園我是很有感情啦,因為我曾在那做了(工委書記)。”
 
      陳德銘認為,蘇州工業園區的成功跟它挨著上海,以及蘇州的地域、經濟、人文有關系。“它的經驗可以復制,我們也正在復制。”其中,“核心的問題是人才。”
 
      他認為,中西部很多地方基礎設施已經非常好,但是怎樣用一種世界的眼光、從全球角度去看去思考問題,卻是很重要的。
 
      他回憶,當年新加坡和中國的合作中有非常重要的一點,就是蘇州所有鄉一級以上干部,江蘇省各部門、中央各部門有關該項目的干部,全部到新加坡去培訓。培訓的機票費由蘇州出,在新加坡的費用是新加坡出。
 
      “他們講的課,一個講如何親商招商,比如說他們在世界各地招商的代表是有任務的,一年要敲100個跨國公司的門,要做到有十分之一也就是10個公司到新加坡去考察,最后成功1個。第二,他要講城市的建筑規劃理念、生態環境,還有講到他們的養老金制度等。”
 
      “新的人才要有國際的視野。”陳德銘說,“當年我們在蘇州的時候,經常到廣東去,看到他們的服裝、鞋帽、家具發展很快,我想我們不能再發展這個,就以電子和機械為主,那么現在那些(中西部)地方是不是也要根據當地的能力、資源、現有條件來發展,不要完全用雷同的產業政策去照顧。”
 
 
(2014年2月23日,在河北省化解鋼鐵過剩產能第二次“周日行動”中對張家口市冀鋼鋼鐵有限公司450立方米高爐進行拆除。 東方IC 資料圖)
 
      談鋼鐵去產能:不是簡單去產能,要讓高端鋼鐵產業提升
 
      有觀眾談及美國正在對中國鋼鐵實施的“337調查”,擔憂指控是否會引起歐洲的連鎖反應,是否會對中國去產能的任務產生影響。
 
      5月26日,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宣布對寶鋼、首鋼、武鋼等中國鋼鐵企業及其美國分公司共計40家企業發起“337調查”,針對上述企業在美銷售的碳鋼和合金鋼產品。
 
      所謂337調查,是指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根據美國《1930年關稅法》第337條款針對進口產品的不公平競爭,尤其是對侵犯知識產權等行為發起的調查。 
 
      陳德銘回應,鋼鐵的問題是兩重的。
 
      “中國的鋼鐵出口到美國只占美國進口的6.7%,所有亞洲國家對美國出口的鋼鐵只占到美國進口的30%,同時中國自己的鋼鐵產量主要是粗鋼產量比較大,中國一年至少還要進口兩千七百多萬噸的鋼鐵。”
 
      列舉完這些數據,陳德銘說,因為成本高、生產技術不穩定的問題,我們還不能生產高端鋼材,這可能是東北、河北這些省份將來需要攻關的。
 
      他還談到,“應該以市場化去產能伴以政府的支持引導;不應該以一個國家的產能,而應該以全球的產能和結構性的特點來分析哪些要去、哪些不去。對于未來我們要去產能的地方的職工安排、銀行壞賬等,都要有一個充分的估計。”
 
      陳德銘說,未來鋼鐵去產能的壓力是比較大的,但是我們應該注意到,中國人均耗鋼量只有美國和日本的幾分之一,在我們去產能的同時,美國、日本,特別是日本的新日鐵正在世界收購鋼鐵廠。
 
      “所以我想我們去產能的同時,也要注意讓我們鋼鐵企業的一些大戶們能走出去,讓我們的高端的鋼鐵產業能上去,不是簡單去產能。起碼還有兩千七百萬噸的進口鋼材能夠逐步地自己替代的問題。”
 
      談數據公開:中國公權部門的公共信息還不夠公開
 
      有觀眾談到,自己正在開展的研究,因為海關的一些數據不公開而無法進行。
 
      陳德銘說,我很同情你的問題,我在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管理學院做訪問學者的時候,也感覺到了中國公權部門的公共信息還不夠公開。
 
      “首先,中國政府自己的網絡沒有合起來,稅務部門、海關部門、外管部門、工商部門的數據,最近一兩年李克強總理花了大力氣整合,包括內部的條碼、編碼、設定等。”
 
      陳德銘說,他相信隨著中國進一步改革開放,公共數據會越來越開放,“這是個趨勢,但是我不能給時間表。”
 
記者 盧夢君 實習生 張巧雨
《澎湃新聞網》2016年6月10日
日本操逼视频